52岁大叔成高校新生为何被质疑浪费教育资源?九派时评

近日,一位52岁退休大叔鲁新林到武汉某高校办理新生入校,引发关注。学生送家长上学实属稀奇,以致于校门口执勤的五位老师有三位要求检查他的录取通知书。鲁新林因身体原因于去年10月病退,退休之后安心备考,参加2022年湖北高考历史类并考了411分。在他看来,有人退休后爱好打麻将、钓鱼,他选择继续上大学,两者没啥区别。

对此,有人称赞他“活到老学到老”,也有人质疑他“浪费教育资源,应该把机会留给年轻人”。鲁新林称,他注意到很多网友在说他“浪费教育资源”,他尊重不同意见,但不认同此观点。

“资源”、“机会”、“浪费”……这些充满竞争气息的用词和一个大叔默默追梦的退休生活被荒诞地联系到了一起,传递出部分人强烈的焦虑和极度的冷酷。他们不甚友好的言论也遭到了许多网友的批判,讽刺其多半是“酸”,自己本人或者自家孩子连五十多岁的考生都考不过,非让人家把位置让出来。

无论是出于嫉妒,还是自诩理性,这类“浪费资源”论背后的本质都是将一切功利化,将教育功利化,将读书功利化,将人的价值置于私秤上算计斤两:

年纪大了,创造不了多少价值,就不配读这个书;比不过某些晚生前途无量,也不配读这个书。

事实上,认为让大叔上高校是浪费教育资源的那些人,也根本没有他们号称的那样尊重教育——倒不如说他们实际上瞧不起知识,也不认为学习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力量。因为在他们眼里,决定你价值如何的依然只是年龄而已,哪怕接受了教育,只要年纪大了就依然没什么用处。

而这才是最为值得警惕和批判的部分——一些人打着珍惜教育资源的旗号,实际上否决了人这一生终身学习、终身进取的可能性。

倘若真的如他们潜意识中所设想的那样:人一旦老了就应当不争不抢,自觉献出资源,默默走向社会边缘,退出社会舞台,他们不但没了追逐梦想的激情,还断绝了与时俱进的奢望……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那里的人该如何沉静地走向迟暮?这种设想不但令人感到寒冷,而且完全和目前社会的主流价值取向背道而驰。

个别功利主义者投射其中的浅薄与自私,无法阻挡整体社会对终身学习之风的呼唤。我们的社会向来有“活到老学到老”的传统,我们的习俗也向来将中老年人视作值得学习的长者而绝非社会的累赘。国家致力于“建立一个无人不学、无时不学,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在我国构筑终身教育体系、构建全民学习环境的过程中,需要无论老小每一位国民的理解支持,更需要大家的共同进步。

52岁的退休大叔鲁新林还愿意去高校里做一个崭新的学子,他不但不应当面临此等嘲弄和非议,而且本应被热烈鼓舞和支持。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有这样一种终身学习的精神,都需要一种热爱知识的环境,都渴求一种“从来不因为我老了就令我自觉被淘汰”的社会。

网友们说得很好:优秀不是“让”出来的,把名额留给考不上的人才叫浪费资源。

那些被公平公正的考试机制筛选落榜却嚷嚷着要大叔让位的人,最应该上的一课也许就该来自这位大叔:年轻并不是通往一切资源的门票,不再年轻也可以自信自强叩开知识的大门。

但愿你我老去时能有同等的勇气,那时,鲁新林大叔的身影会给我们许多鼓励、许多启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