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七个高考状元喜气洋洋揭面纱

今年高考取得最高分900分的考生共有7人,其中华南师范大学附中的陈健同时获得了两个总分900分的好成绩。

这七名佼佼者的地域分布是:广州和湛江各两名,深圳、南海、开平各有一名。其中4名女生、3名男生。

陈健是第二次在大考中夺得广州市最高分了!第一次是1996年小学毕业,以语、数、英三科第一的成绩成为广州市状元,这次又高考夺标,第二次成为“新闻人物”。

就读华师附中六年级的陈健,学习成绩一直优异,每次考试在全级都名列前茅,但“从没拿过第一”。高考后,陈健虽然估算成绩会有800分以上,但没想过会得第一,而且还是双料第一。昨晚朋友打电话报告喜讯时,陈健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班里同学的实力其实都差不多,能否拿第一关键是看心理状态。在高考中保持平和的心态,尽量把平时学到的东西都发挥出来,这就是自己“中头彩”的秘诀。

陈健时间安排很有规律,每天都按学习计划复习,早上6时半起床,晚上10时半准时睡觉,从不“加班加点”,整个高三都没有“开过夜车”。由于学习有计划,作息有规律,陈健一直保持了很高的学习效率。陈健还是班长,不管学习多紧张,总会抽时间“操劳”班里的大小事情,出墙报,订资料……亲力亲为,在班上人气很旺。

陈健父母再三感谢学校的培养,因文化水平有限,平时对孩子在学习上指导不多,但十分注重营造一个宽松民主的家庭氛围。陈健妈妈说:“从小到大,我们从没对陈健要求过什么,因为我们觉得对她提出要求,就是给她压力,这样反而不利于孩子成长。一切顺其自然最好,做父母的应该相信自己的孩子,不该苛求。”

去年11月,陈健在全国高中学生化学竞赛中夺得广东省赛区一等奖,按有关规定,陈健可以保送北京大学,但要强的陈健不愿“坐享其成”,于是在填写志愿时报考了自己喜欢的复旦大学金融学院。对于陈健这个决定,父母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因为他们认为“孩子的事情应该让孩子自己拿主意”。在陈健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开始锻炼让她自己作决定、拿主意,逐渐陈健就形成了“活泼而文静,独立而有主见”的性格特点。

远在芳村的骆家很窄小,只有大约4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小房间后用布隔出1米宽的窄窄一条,便是斯慧的书房。书房里的一些细节透露出这个女孩的不“一般”:书桌上有一张惨白的脸谱照片,是少有人知的日本传统艺术———能乐的面具;扣在桌上的,是长篇小说《莎尔美·道林·格雷的画像》,这是王尔德极少的唯美主义小说之一。斯慧还喜欢王尔德的童话,喜欢歌剧和古典音乐,总之,喜欢艺术的唯美感觉。斯慧也说,同学们觉得她的爱好蛮特别的。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丝难得的笑容一闪而过。她的笑总是这样,刚要绽开,就收住了。

旅游是斯慧的另一大爱好。从小学1年级起,几乎每年都去长途旅游一次。虽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很好,但父母认为多出去走走,孩子的视野会更开阔,见识多了心态才会比一般人来得平和。斯慧父母觉得,斯慧在高考中能发挥这么好,心态很重要。这些年斯慧几乎游遍了中国版图的大部分。现在高考的重担卸下来了,斯慧跟父母提出“我要去尼泊尔”。原来她是想去土耳其的,后来又被尼泊尔的风土人情迷住了,于是将目的地改为喜马拉雅山脚下的神秘国度。

斯慧是个极有主见和个性的女孩子。班主任钟老师总结她的特点是“严谨、踏实、全面、稳定”。女儿从未让家里人操心是斯慧父母最感欣慰的事。也许是斯慧的成绩太好了,学习在她父母心中就显得不那么突出。斯慧爸爸很自豪地提到女儿英语竞赛拿过奖,但一问是什么奖、有几次、什么时候,他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不太清楚。

对爱静的斯慧来说,体育成绩总是她“永远的痛”。让她想象一下未来的大学生活,她很开心地说:“听课、做实验、写论文、听课、做实验、写论文……就是这样,不想参加太多活动。”

昨天中午在电话里知道自己考了全省选考物理总分第一时,李炜正在电脑城买软件给电脑升级。“当时心里‘咚’地一下,再想想也没什么。”好消息也没乱了李炜的阵脚,他还是不紧不慢忙活完电脑的事,等到下午6时半,才查证了自己的成绩。

“李炜啊,就是沉得住气,我们才放心把他一个人扔在湛江。”李炜妈妈骄傲地拍着儿子的肩。2000年,父母双双从深圳、湛江调至广州工作,李炜独自留在湛江求学,直至高考结束。期间大小事自己做主,连高考志愿也只是打了个电话征求一下父母意见。妈妈为保险起见,建议填中山大学。李炜想了想,还是挺有自信:考清华。

1.75米的瘦高个顶着个大大的头,说话眉飞色舞还不时扮个鬼脸,可分析事情却头头是道,课外既爱看通史之类的大部头又爱看郑渊洁的童话,搂着爸妈照相时不忘摆个胜利手势……在李炜身上,雅气和成熟浑然一体。说起“当官”,李炜笑称自己这个小组长只管收作业和收钱。可说起备考,其分析切中肯綮:“高分不靠攻难题,要抓牢抓好基础知识,基础题比重最大。”李炜考物理和数学基础题几乎不会丢分。

李炜妈妈说:“我们工作很忙,从小对李炜真没怎么管。”但父母营造了良好的氛围,使李炜从小养成了好学、独立的品性。还没上幼儿园时,上街看到字就读;上幼儿园学了拼音,妈妈给了本字典,小家伙便自个儿看开了书;到了小学,李炜阅读兴趣更加广泛,一次竟抱着教高中政治的父亲的课本,看了整整一天。小学五年级,父母找了个机会让李炜参加当地初中重点班招生考试,居然考上了。上中学后,父母更加尊重李炜的选择。升高二时父母联系好参加天河名校47中的插班考试,李炜考了第一,47中愿意接收,并不收赞助费。可李炜想了想,舍不得湛江一中的老师同学,还有一同作战的班级足球队,最后放弃了机会,独自返回湛江。因为同学朋友都在湛江,现回到广州父母家中的李炜这个假期只能与书为伴了。他刚从购书中心搬回了一大摞书刊,又将电脑升了级,还想再补补世界杯的课——看比赛重播。

在刚公布的广东高考成绩榜状中,19岁开平市开侨中学考生谭健豪以900分满分成为全省理科第一。

昨晚,专程赶到谭家报喜的开侨中学校长李开良对记者说:“谭健豪的学习十分投入,有很强的自学能力和超前意识,经常走在老师前面。”而谭健豪则是这样概括自己的学习体会:“我觉得最紧要的,还是要扎扎实实打好基础,提高听课效率,学会思考和总结,从容对待每次考试。可以这样说,这些都是我的‘常规武器’,只是比别人运用得稍好些,也是我的高考取胜之道。”

教了谭健豪3年数学的数学科张老师说:他课堂上高度集中精神听讲,跟着老师的思路走,遇到难题课后及时问老师,直到全部搞明白。做完作业就自学后几天的内容,经过思考仍不懂的地方做下记号,上课时就更有针对性地听老师讲解。这样的学习方法大大提高了他的学习效率和解题能力。

谭健豪从不搞疲劳作战,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午睡时如果有上课时未解决的问题,他也会想一想,但都尽量不耽误休息。下午上完3节课后集体做跑步运动,吃完晚饭冲凉洗衣服,在校园散散步,然后提前半小时到教室看书,直到晚自习结束,回到宿舍稍作休整便上床睡觉。

善于融会贯通是谭健豪的一个学习特点。他做每道习题都会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举一反三,归纳出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只要发现有错,就必定找老师弄清来龙去脉。对老师各阶段的学习要求谭健豪都积极配合,谭健豪说:“老师有丰富的教学经验,了解学生的长处与不足,每个安排都有针对性,照着老师的去做必能进一步提高学习效果。”

有人说他每次考试都发挥得特别好,即将进入清华大学攻读信息工程的谭健豪说:“其实,综合素质是长期锻炼出来的。比如在每次考试中有意识地使自己培养一种专注、细心、轻松的态度,在做作业时培养一种细致、严谨、科学的解题习惯,时间长了做什么都能从容不迫。”

昨天晚上,记者专程到湛江市二中采访,应约已在校门口等候的陈铁军校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说:“二中出了一名高考状元,确实不容易。”

一会儿,夜色中走来一位留着一头短发的小姑娘。只见她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十分文静。陈铁军校长立即上前:“恭喜、恭喜!”———她就是周恬。

“今天包老师第一个打电话给我说,听说我们二中有个叫‘周怡’考了900分,可是,学校没有叫‘周怡’的参加高考,不知是否搞错,有可能是你?!当时,我不敢相信是我。后来,证实是‘周恬’,我真的感到有点意外。因为我对考试感到比较轻松,压力不大,没想到会有那么好的成绩。”周恬一口气讲述了一天来不平凡的经历。

周恬透露,为把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昨天,她特意吃了不少雪糕!当记者问周恬学习上有什么“高招”时,她甜甜一笑,非常坦诚地说:“没有,真的没有。”她说,平时学习确实很专心,但不“开夜车”,玩时就放开来玩。

与周恬手拉手坐在一起的孙洁明老师说,周恬学习勤奋,品学兼优。她不仅是班里的学习尖子,还乐于助人,热心帮助有困难的同学。她心理素质良好,英语曾比不上别的同学,但不泄气,很快就追了上来。接着,周恬也向记者透露了孙老师的教学方法:周恬成绩好时,就喜欢给她“泼冷水”;成绩出现滑坡时,就鼓励她,保持平衡的健康心态。

周恬的成长与家庭的影响和培养很有关。周恬的父亲在湛江电视台工作,母亲在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且喜欢学习,家里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周恬有时在学校考试成绩不理想,父母也很少批评她,不给她太大压力,使她有一个比较宽松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昨天下午5时正,深圳市高级中学应届毕业生李博萌的手机响了,她收到了等待已久的短信,高考成绩五门综合成绩900分,英语单科900分,数学单科900分。她在今年的高考中获得了广东省高考理科第一。有意思的是,这位高分考生在参加第一门考试时,她的感觉并不理想,但她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结果语文成绩789分,而总分却得了第一。

昨天晚上,记者在深圳市南山花园的李家见到李博萌,李的母亲、深圳市一中学老师孙亚秋向记者介绍了李博萌的成长经历:李博萌的成绩一直比较好,但家人对李博萌从不溺爱,自小就培养她的勇气,曾经在她3岁时就把她按在水里学游泳。李自己学习十分用功,家人对李的要求是成绩不一定要数第一,但是必须保持在第一梯队。

李博萌形容自己属于全面发展的一类。虽然个性中爱唱爱跳,但是在学习上很严肃,在第二次模拟考试时曾“活生生”地让老师的标准答案“臣服”。而高考的第一科语文因为作文考得不理想曾多少影响了她的情绪,但随后的数学考试让她又找回信心。尽管如此,“当时看到3个900分还是多少有些惊讶,第一个打电话给正买菜的妈妈和远在贵州旅游的爸爸,电话里听到爸妈开心的笑声”。

记者了解到,李博萌的父亲,深圳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深圳大学教授李沛然,在25年前的1977年的吉林省的高考中也是第一。

报考北京大学电子信息技术专业的李博萌还是多少觉得有些遗憾,按照她和爸爸的意愿,她很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外交家,但是北京大学的国际关系学院只招收文科学生,她只能够退而选理科的电子专业。

南海石门中学的陈兴荣身高1.8米,白净活泼,活像篮球健将,可说出来吓你一跳,他正是今年广东省高考物理科的头名。

夺取广东省物理科总分第一名900分的陈兴荣,却从没见过补脑药,只喜欢吃苹果、梨子等水果,而且每天1个从不间断。他的父亲是西樵医院的医生,母亲是护士,家住的西樵区距黄岐石门中学有30公里左右的距离,所以他通常只有周末才回家团聚。

陈兴荣平时喜欢下中国象棋、打篮球、玩电脑,曾经获得2002年佛山市三好学生、高三广东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二等奖,并参加过全国数学、英语等能力比赛。平时,陈兴荣最喜欢的智力游戏还是下象棋,3年级时父亲教会了他下中国象棋,下了2年多,父亲总是胜利者,可是到了陈兴荣小学5年级时,形势发生了“逆转”,他成了“常胜将军”,父亲却常常举手投降,下到后来,由于实力悬殊,老父便不再“鸡蛋碰石头”了。

而打篮球则是陈兴荣学习后最好的放松方式,每次看书看到头昏眼花的时候,去篮球场上龙腾虎跃后,脑力的疲劳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学校的老师也告诉记者,陈兴荣所以能取得这样好的成绩,多亏了其有一副强健的体魄。

18岁的陈兴荣是个有主见的孩子,填报高考志愿时,他第一志愿拟填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他父亲劝了他两天,叫他填另一个,甚至一直劝到晚上11时多。可是,陈兴荣仍然在填报志愿时不肯放弃自己钟爱的电脑,偷偷在正式填写高考志愿时仍然写上了“计算机专业”,回家才告诉爸爸,让老父奈何不得。

高考前,学校曾带陈兴荣等一些优秀学生去清华大学考察,并让他们见到了石门中学早年考进清华大学的师兄、师姐们。师兄师姐们与他促膝畅谈,希望他放平心态,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这件事情成了高考前对陈兴荣激励最大的事。 (撰文:本报记者刘虹郝靖羽王倩袁增伟丁华宋毅饶新一通讯员邱镇尧方悦进 )

Leave A Comment